面向2020年的东京奥林匹克,东京呼吁着“国际化!”,然而实际上有多少日本人国际化了?你又想过没有到底有多少外国人生活在东京都内?

住在江东区,你会感觉到外国人很多,特别是中国人。根据2010年的国势调查结果,在东京都内外国人住的比较多的是新宿区,江东区,丰岛区。而江东区的话中国人特别多。并且因为印度人学校在江东区,所以也有很多印度人。

4月我们招聘江东育儿交流会筹备委员时,当然也有外国人妈妈来参加了。7月筹备委员率先召开了江东区在住外国人妈妈主讲的学习会,8月在(区内5处)育儿支援中心(通称水边之家)针对正处于育儿中的外国人实施了问卷调查。

学习会是两个在职(中国人)妈妈主讲的。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虽然两人都非常精通日文,但是在日本的文化上还是有很多困惑的地方。比如保育园交待带放杯子的袋子时,她想象不了到底做什么用,尺寸多大,用什么布做(因为没上过幼稚园和保育园,所以想象不了如果是日本人大致知道的东西。)。在日常文化的差异上,她们提出了垃圾的处理方法。在中国似乎没有把纸板箱叠好再扔的习惯,没有在规定星期里扔规定分类垃圾的习惯。

img_2834

还有,她(嫁给日本人的妈妈)很困惑为什么孩子有什么事保育士不跟每天接孩子的自己商量,而是跟只偶尔去的日本人爸爸商量。也许我们日本人潜意识里认为国籍不同的话就不能理解日本的文化吧。实际上,笔者所在保育园父母会的工作分配上,大家默认中国人父母担任会计而不是活动具体工作。也许是下意识的回避和日本人妈妈朋友之间微妙的交流吧。

img_2832

另一方面100份问卷调查回答了48份。跟预想的一样,最多的是中国人,其次是印度人。从调查结果上看,外国人在日育儿难的主要是语言和保育园。

从年龄和现状来看,很多学龄前的孩子都没上保育园或幼稚园。虽然孩子在日本出生,但没能进入保育园,担心能不能回去工作。另外也可以看出因为语言问题不知道如何和日本人交流。如果不能加入日本人之间的交流,没有学习日文的机会,将很难了解到日语和日本文化。 

日本人也一样有保育园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不解决待机儿童问题的话就没法解决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详细调查结果请参照PDF资料。

那么,ママリングス能做些什么呢,我想应该是外国人和日本人的育儿及地域文化交流吧。该团体从2012年开始每年在ティアラ江东举办“秋季儿童节”。以育儿为切入口促进与外国文化的互相交流,互相理解。将向外国人父母提供日本的育儿信息,向日本人父母提供在江东区生活的处于育儿中的外国人的相关信息。

2017年的“秋季儿童节”的主题定位在“外国人的育儿”!从调查结果可以明白现状,和外国人之间并没有太多交流。因此不做点什么的话前进不了。请给我们力量并支持我们吧!

翻译:江东育儿交流会筹备委员  杨玉晓